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黄金 > 提高“五毛食品”的供给质量

提高“五毛食品”的供给质量

时间:2019-10-09 08:29: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4791次

从大方向上来说,随着消费者的消费观念不断升级,市场供应逐渐完善渠道下沉,制假售假必然没有生存空间。然而在短时间内,只要不被曝光,产品“吃不死人”,生产、批发、销售等环节都有利可图,制假售假者就没有禁绝假货、自断财路的动力,这就对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在城市里,层层分布的食药监部门和工商部门可以进行重点监督,但在农村,人口居住地分散,小卖部也小而分散,挨个排查和监管的难度很大。另一方面,“五毛食品”大多来自于小作坊、黑作坊,它们在农村和乡镇更容易“隐身”。对此,最应该做的是下沉监管力量,一是主动排查,二是受理举报。从具体问题入手,加大惩罚力度,严厉查处生产经营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食品、“两超一非”等违法行为,对无证生产的,要顺藤摸瓜找出“黑窝点”“黑作坊”,捣毁生产源头,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从而切断非法生产经营食品的利益链条。

“五毛食品”为何大多流向农村校园及周边市场?有一些人想当然地认为,这是由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决定的。这其实是一种误解。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432元,比上年增长8.6%,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0955元,增长8.1%。对农村学生来讲,五毛钱和一块钱的差别没想象中那么大。如果还是习惯性将其需求认为是“低质”的,显然是陈旧思维。去年,电商领域杀出一个“拼多多”,业绩挤进了行业第二名,就是因为看到四五线城市和农村的巨大潜力,专注做下沉渠道,从而满足了农村消费升级的需求。这给我们的启示是,真货不主动去占领市场,假货就会浑水摸鱼,“五毛食品”之所以存在,更多的是利用了需求和供应之间存在一个“时间差”,消费能力上来了,但是供应还没跟上,监管还存在短板。恰恰在这个问题上,许多消费者还没意识到,自己花出去的“五毛钱”,完全配得上也应该配得上更好质量的供给。

4月6日的夜晚,对数万名中晋投资者而言注定是不眠之夜。由其中400多位投资者及业务经理自发组成的“中晋合伙人”微信群,从4月6日下午2点多建群开始,到4月7日凌晨2点半记者截稿时,一直响个不停。建群时就在现场的《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也加入了该群。

相信很多人都对“五毛食品”不陌生,它们长期盘踞在校园及周边的小卖部里,价格低廉,口感刺激,很受儿童和青少年的青睐,同时,因为存在高油高糖高盐以及假冒伪劣问题,它也是部门执法的重点对象。近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开展校园及周边“五毛食品”整治工作的通知》,对其进行专项整治。

对比上述规定,草案确定的宣誓范围,有所扩大,规定不仅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或决定任命的国家工作人员,所有“一府两院”任命的国家工作人员,都要向宪法宣誓。

“五毛食品”隐藏着低端产业的转移趋势。比起孩子,成年人大多数不会食用它;比起社区,校园更有可能成为劣质食品集散地;比起城市,城乡结合部和农村制假售假的空间更大。正如媒体所报道的,虽然“五毛食品”集中在学校周边,但更准确的说法是集中在中小城市和农村学校周边,特别是农村。中国人民大学就儿童营养和食品安全长达三年的研究发现,农村学校周边出售的零食中,生产厂家地址、电话等信息虚假的比例最高,可达30%,仅“辣条”类就有30多种。而把视线放大,不光是“五毛食品”转移,大量的假劣日用品、山寨手机、假冒电器等,也可能流向了农村市场。从“六个垓桃”饮料、“康帅博”方便面、“粤利粤”饼干等食品,到假化肥、假种子、假农药,藏身于农村市场的假冒伪劣产品令人防不胜防。

今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决不允许假冒伪劣滋生蔓延”。杜绝“五毛食品”,不仅要加大治理力度,提高消费者维权意识,还要着眼于供给质量,加快儿童食品研发,提供孩子们真正喜欢的食品。城市发展的经验早就表明,小食品实现规模量产之后,不仅能实现质量合格,而且比起“五毛食品”,不见得没有价格上的优势。(扶青)

参考消息网2月15日报道港媒称,内地近年流行“线上红包”。春节前夕,内地互联网企业纷纷推出“红包”活动宣传,有专家分析,互联网行业要付出相当高的成本才可获得一个优质客户,“红包大战”正有利企业引流,争夺移动支付市场用户。

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特别是总书记关于秦岭生态环境保护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中央有关部署要求情况;

张雨是骑手中年龄比较大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力会成为他从事这一行最大的瓶颈。在提及对未来的规划时,张雨说,“现在我还是一名骑手,用心送餐,让顾客满意是我要做的事。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走进外卖平台的管理层。”